凝残月 > 玄幻魔法 > 黄雀雨 > #29(什么都能听我的?)

#29(什么都能听我的?)(1 / 3)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

陆西陵点燃烟, 抽了一口,习惯性抬腕看表,才记起之前摘下来放在茶几上了, 嫌手机吵,也静音了丢在了沙发上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

她的手机被摁亮,一片淡白的光照在她脸上,“快要零点了。”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

薄蓝烟雾后的面容冷寂, 几分寥落,夏郁青看着他,“你要休息了吗?”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

陆西陵瞥她,“怎么,你要在旁边陪着我?”

没出预料,她又像是受惊似的,表情一僵。

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,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模式

夏郁青走到门口, 手碰上金属门把手,想了想, 又回头,“陆叔叔,你会讨厌别人唠叨你吗?”

一个问题, 却把陆西陵拉进回忆,可能他刚刚做过噩梦的缘故。

凌雪梅就是个有点爱唠叨的人,但她说话带着江南水乡特有的温婉腔调,那唠叨也像是裹了一层糖霜的糕点,自然是黏的, 可也是甜的。

安静的春日午后,他在书房里习字, 目光投向门外,看见淡白天光里,她的身影出现,穿着青花料子的连衣裙,拿鸡毛掸子掸着杌上花瓶上的灰,一边柔柔絮絮地说,西陵呀,那毛笔字随便练练就好啦,你坐太久啦,出来吃点东西呀。晚上你爸爸下班了,我们带妹妹一起去看电影好不好啊?

回忆里那张秀婉的脸转头看他之前,他及时地抽离了思绪,抬眼看着门口的人,“……你想说什么?”

夏郁青说:“不要再抽烟了,好好休息,除了你自己之外,是不会有其他人担待你的身体的。不是说,身体是革命的本钱。”

前面的话还算温情,最后一句话又活脱脱是她夏郁青的风格,一本正经里带一点搞笑。

陆西陵嘴角微扬,“啰嗦。”

她可能听出来他的语气,就笑了声,“那……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因为定了上午九点半开会,陆西陵九点钟就起床了。

洗脸的时候有人敲门,他拿了干净毛巾擦了一把脸,走去门口打开了门。

夏郁青穿着昨天的那身衣服,手里拎着一只塑料袋,“我给你买了早餐!”

好久没听过的感叹语气,以及比秋日晨光更耀眼的笑容。

他休息一晚,此刻又看见这笑容,有种沉疴尽除的松快,“买了什么?”

“馄饨。”她笑说,“我搜了家好评最多的,八点就过去排队了。人超级多,排了好久。”

夏郁青走进去,将手里的塑料袋放在书桌上,这套间里没有正经餐桌,她怕茶几太矮,他坐在沙发上蜷身会压到伤口。

打开袋子,端出里面的透明塑料碗,再将汤袋解开,倒入碗中——怕在汤里泡久了会烂,馄饨和汤是分装的。

清亮的高汤,几乎不见油花,馄饨个头小,皮薄,几近透明。

陆西陵在椅上坐下,接过夏郁青递来的筷子,“你不吃?”

夏郁青笑说:“我已经在店里吃过了。怕会不好吃,我先试了一下。”

陆西陵搛了一只馄饨送入口中,他再挑剔也得承认味道是真不错,不枉费小姑娘大早去排那么久。

夏郁青往旁边走了一步,背靠着书桌,双手朝后撑在桌沿上,偏着脑袋看着他。

“看什么?”陆西陵注意到她的视线,“这顿早餐可不算。”

夏郁青没听懂,“什么?”

“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。”

“当然!”夏郁青笑起来,随后,又稍显心虚地说,“不过可以让我来挑么?我请不起太贵的。”

“客随主便。”他喜欢她的坦荡,不为无谓的虚荣所扰,更不会打肿脸充胖子。

陆西陵吃完,夏郁青替他收拾了打包盒,拿到靠近门口的垃圾桶里扔掉。

她转身回到客厅空间,书桌那儿不见了陆西陵的身影。

片刻后,陆西陵从隔断后的卧室空间里走了出来,浴袍换掉了,没穿上衣,只穿着一条灰色的休闲长裤。

在他腹部位置,拿医用胶布贴着一块纱布。

陆西陵走过去,打开书桌抽屉,从里头拿出一只塑料袋子,解开以后,紧跟低下头去,揭腹部上盖着的纱布。

夏郁青僵立了几秒钟,最终暗暗地呼了口气,若无其事地朝他走去,“要换药么?”

“嗯。”

“……我帮你吧。”

陆西陵没说话,正在撕医用胶布的手指一顿,放下去。

她停在他面前,低着头,抬手,指尖揪住了胶带的尾端,以很轻柔的力道缓慢揭开。

那细微的痒,并不因为胶布的黏性引起,而是因为她的指尖

最新小说: 吻红眸!揽细腰!冷欲魔尊太会撩 出剑即无敌,你真当我是废物? 大帝不敢接我一剑 无限流:毁灭骑士 天命大反派,开局被未婚妻诬陷 无敌的我,吃女帝老婆软饭咋了? 星辰天下之仙路漫漫 瓦龙:就算是配角也能逆天改命 你杀他干嘛?无限复活,他越死越强! 万古同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