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邀请(1 / 2)

“说起来,弟妹,”顾昀突然坏坏地笑了,“我有一个八卦,你要不要听。”

见顾昀恢复了往日的样子,沈觅对他的态度也不再那么柔和,白了他一眼,并未开口。

“我说,我说。”顾昀告饶,心里第一万次觉得弟妹和表弟谢云祁一样难缠。

“昨日不是你坑了江聿珩吗,又不知道是谁烧了他家的花厅,昨夜江聿珩喝酒喝到满院子撒酒疯呢。昨天和侯府隔墙住着的小厮都被他大半夜吵醒了。”

沈觅冷哼一声。

那个平日里时时刻刻带着面具的人,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一面?

突然脑中灵光一闪。

原来是江聿珩宿醉,所以军甲贪墨案尘埃落定之时,太子找不到他人,才会冒险出现在昭阳坊。

也怪不得,当时太子随行的,只有匡时一人。

钥匙应当太子这边是有一把的。

太子不可能亲自揣着,那么实在匡时身上。

还没踏破铁鞋无觅处呢,便就得来全不费功夫了?

沈觅清了清嗓,把今日午后在昭阳坊的所见所闻都跟顾昀通了气。

顾昀若有所思,“所以寻找高亲卫这一条线,现在指向的是探查宣平侯府或者接近太子,去偷他近卫身上的那把钥匙?”

沈觅颔首。

“巧了,”顾昀脸上绽出一个灿烂过头的笑,从手边的一摞信件中掏出一份扔给沈觅,“真是瞌睡递枕头。”

竟是一封宣平侯府烧尾宴的邀请函。

是了,此次监军归来,虽然北境军因为章回受伤之事推迟了进宫领赏,但江聿珩的赏赐却已经下来了。

除了那道已经没有用处的赐婚圣旨,还将江聿珩从原本正五品的兵部郎中提拔到了正三品右侍郎。

这对宣平侯府来说,着实是天大的喜讯。

以江聿珩那个祖母的个性,自是要好好张罗一番了。

这请柬大概是前几日江聿珩进宫复命以后便开始制作的,当时顾家尚未事发,所以也便收到了一份。

“你倒是不怕去了被达官显贵嘲笑?”沈觅把请柬扔回去。

顾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“他们又不知道顾家产业到底给狗永宁帝拿去了多少,没准还觉得是我和皇帝勾结,害了我大哥呢。毕竟,是我大哥自己演的我们兄弟并不和睦”

沈觅挑眉,“难道你们是和睦的?”

“那也倒不。”

沈觅笑出声,很快又回到思考模式,“那到时候,便麻烦表哥带着我去赴宴了。只是,行动的时候还得你掩护我而且我得想个法子让自己不那么像沈若雨,毕竟宣平侯府有人是见过我女装的样子的”

江聿珩的烧尾宴,太子定是要去的。

但是沈觅却不担心太子认出她来。

那日太子和她短暂的重逢后,他根本没有派人跟踪她。

她总觉得,太子似乎是有意无意的,要放过装死的她。

“我有个更好的办法。”顾昀表情神秘。

-----------------

听完顾昀的好办法,沈觅起身告辞,挥挥手拒绝了顾昀送她。

推开书房的门走入院中,才发现月已挂上枝头。

春末的夜晚,还有点冷,她裹了裹衣衫,匆匆往听竹轩的方向走。

刚要穿过花园,却看见路边站着一个穿着明黄色小短褂的小团子。

见她过来,小团子摇摇晃晃地突然扑了上来,“砚婶婶。”

肉乎乎的团子就这样撞在了她腿上。

是顾皓的儿子,顾家嫡长孙,顾麒。

今日晨间去拜见顾家老家主和夫人的时候见过。

不过那时他还被抱在顾皓夫人苏氏的怀里,乖巧地瞪着大眼睛看着她。

“麒儿,这么晚了,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?”沈觅蹲下来,直视小团子的眼睛。

顾麒眨巴眨巴眼睛,圆圆脸蛋上两朵粉色的红晕,像是刚熟透的苹果。

沈觅这才发现他手上还有一块咬了一口的米糕。

“我来等爹爹回家,结果遇上砚婶婶啦。”

小嘴巴一张一合,吐出一句奶呼呼的话。

等顾皓吗?

沈觅的心莫名地就沉了沉。

这孩子,还不知道他爹爹,怕是永远也回不来了吧。

他才三岁,什么都不懂,还要在这样的夜里等待多少次,才能明白自己等待的并不是希望,而是命运早早画下的虚字。

“外面太冷了,婶婶带你回去找娘亲好吗?”沈觅心疼地捏捏他的小脸。

小团子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,“麒儿要在这里等爹爹!”

沈觅做沉思状,“可是麟儿若是等爹爹等的得了风寒,爹爹是要难过的。”

小团子的眼

最新小说: 天师带两娃,除鬼又捉妖 砸钱修仙后,我把女主祭天了 逃亡节目:我一神探,你让我逃 穿成绿茶女配后我躺平了 皇后重生后,假死出家了 重生王妃很宠夫 满朝文武都等我瓜吃 再嫁九千岁 锦鲤来了,反派不要黑化 解散是你,我御灵四大校花你哭啥